首 页 经济时评 投资 个股资讯 行情中心
网站首页 >> 经济时评 >>当前页

这个时代,再也没有第二个郑智化

浏览量:20 次 发布时间:2019-06-11 09:09 编辑: 来源:


水手

朋友啊天堂好吗

我的一生为着别人而活

我在掌声之中起起落落

没有人相信我的脆弱


——郑智化


1

“这不再是个适合穷人住的岛,一辈子辛苦连个房子都买不到。”

1993年,郑智化在《大国民》中,唱出了对台湾乱象的不满。

如今看来,这更像谶语,字字珠玑。

由于歌词太过激进,在当时引起了全面关注。

郑智化也被渲染成一代传奇。


有人说,他因此被当局软禁,蹲了7年。

还有人说,他的一双残腿,也被打断。

人们为他的清醒尖锐叫好,称他是“音乐上的鲁迅”。

尽管多年后,郑智化在访谈中辟谣,并未坐牢。

但依旧不减《大国民》,这首经典之作的犀利本色。

小小的岛国,肮脏的台北

贪官污吏,一手遮天

美丽的谎言,说过多少遍

说来说去,从来没实现

宣传的口号,说大家都有钱

贫富的差距,假装没看见

这不再是个适合好人住的岛

礼义廉耻没有钞票重要

2


郑智化在家排名老幺。

出生前,上面一位哥哥夭折了。

那时台湾迷信风气重,算命的说是他将哥哥克死的。

于是,家里请来一位僧人做法。

第一件事,便赐名“郑智化”


这是佛家法号,意图压制他身上的反叛。

2岁以前,郑智化还迈着蹒跚的步子,享受过独立行走。

忽而一场高烧引起的小儿麻痹,带走了他健全的四肢。

记事后,郑智化的童年便是在床上、地上,爬着度过的。

“我特别羡慕别人家的孩子可以走路,他们可以跑。”

郑智化只能趴在床上画画,一张接一张。

再大些,学着读报纸,一份又一份。

枯燥又安静。

邻居都感慨郑家出了个小神童,而个中辛酸,只有父母和他知道。

为了给郑智化治病,家里倾尽所有。


尝试过当时先进的移骨手术,也轻信过乡间流传的土偏方。

一次次希望,带来一次次失望。

小小的郑智化,徒留下治疗的伤痛和一颗仍旧渴望走路的心。

直到7岁那年,家人将他送入手术室。

几个小时后,他的双腿多了16处刀疤,虚弱地躺在病床上。

那个夏天,伴随着伤口的愈合,是日复一日难以忍受的疼痛,和一阵阵钻心的痒。

一段时间后,护士帮他做简单的康复运动。

又有一天,护士带来支架,告诉他学走路,要慢慢来。

他顾不上这么多,穿好支架,就架着拐杖学走路。


刚落地时,摇摇颤颤,磕磕碰碰,一点也不像这么大孩子走路的样子。

大家都劝他,再过半年总归会走路的,他也不听。

“人生只有短短几十年,我已经浪费了七八年,我不能再等了。”

郑智化终于又能走路了。

这一天,他盼了整个童年。


3


他在《水手》中唱:“总是一副孬种的样子。”

的确,是他少年时期的写照。

那时,学校有个男生喜欢霸凌弱小。

有一回,郑智化拄拐走在路上,这个男生从背后窜出来,突然用脚绊住拐杖。

郑智化直愣愣摔在地上,手肘、下巴都磕出了血。


摔倒还要再爬起来,霸凌的男生不依不饶又过来补了几脚。

郑智化跟他素无交集,他这样做,无非是享受一阵欺辱的快感。

这不过是当时残障孩子,在学校习以为常的小插曲。

无人反抗,也无法反抗。

郑智化不一样,他有时也会打架,拼了命去打,挣回一点尊严。

还利用商机,在学校里倒卖东西,赚点零花钱。

再大些,学大孩子泡妞,追女孩。

郑智化成绩不错,却整天不务正业。

在学校唯一的朋友叫兆明。


两人从小学就是好友,直到16岁那年,兆明被小混混杀害。

“兆明的死给我很大的影响,我第一次感觉到失去生命某种属于自己的东西的痛。”

多年后,郑智化写了首歌《朋友,天堂好吗》。


朋友啊天堂好吗

我的一生为着别人而活

我在掌声之中起起落落

没有人相信我的脆弱

兆明死了,再无人分享他的脆弱。

3


郑智化的特立独行,注定难以在高中存活。

他摒弃了优异的成绩,只报考了一所工专,学土木。

在学校,郑智化因写得一手好文章,成为风云人物。

初恋女友就是他的忠实读者之一。

在找他约稿时,两人情投意合,开始恋爱。

画画、写字、做饭,女孩的陪伴给了他另一番温暖的慰藉。


好景不长,女孩家人拒绝接受郑智化。

一个健全的女孩,家人怎会允许她嫁给残障的郑智化呢?

这件事对他的打击巨大,几度自杀。

他想从跳楼,唯恐死相难看。

想过买安眠药,却凑不齐买药的钱。

终日浑浑噩噩,写下一首分手诗《昙花》。

这首诗后来被他谱曲作歌,《别哭,我最爱的人》。

是否记得我骄傲的说

这世界我曾经来过

不要告诉我永恒是什么

我在最灿烂的瞬间毁灭


郑智化最终走出了失恋阴影,不再耽溺自杀。

“自杀很容易,活下去要不断得付出,一个人死的时间有很长,活着的时间却很短,干嘛要因为失恋,就自杀。”

毕业后,按部就班在一家工程公司入职。

每天穿衬衫、打领带、佩戴名牌,这里的一切都机械、公式化。

八个月后,他离职了。

“我常常一个人面对着电脑屏幕发呆,脑袋空空洞洞无法思考。我越来越不像一个朝气蓬勃的年轻人了。"

是啊,没有个性和反抗,就不是郑智化。


4


辞职后,郑智化又去了他完全不懂的广告业。

在这个充满变数的新行业,他感受到了久违的激情。

前半年,每天只睡三四小时,发疯似的恶补专业知识。

一次他下班回家,路过几个孩子,嘴里念叨着“波爸波妈波哥波姐波尔茶。”

这正是郑智化给波尔茶做的广告语。

他的成功,就在于策划的广告,在台湾妇孺皆知,产品大卖。

成功带来的不是欣喜,而是深深的隐忧。

过度商业化的社会,和为了宣传而夸张的宣传手法,又有几分真意。

这对于下一代能否有好的影响。


接连的问号,让他质疑起这份奋斗七年、小有成绩的工作。

1987年,他为开心洗发精创作的广告曲《给开心女孩》,席卷台湾。

这首宣传曲原本是派给专门歌手的,可对方提交几首曲子都被砍了。

完全不懂音乐的郑智化,索性硬着头皮自己创作。

得到了金主的首肯,同时也为自己打开了一扇做歌手的希望之窗。

点将唱片的桂鸣玉找到了郑智化,希望为他录专辑。

简直天降好事。

郑智化考虑再三,便坐进了录音棚。

当音符萦绕耳边时,仿佛灵魂回家了。

郑智化在音乐中找到了自我。


5


第一张专辑取名《老幺的故事》。

在筹备专辑时,他需要四处搜集素材来创作。

一次, 他去往基隆山采风,上世纪这里矿难频发。

在跟当地阿婆聊天时,却被老人对死亡的麻木震惊了。

“挖土碳啊!不是死在坑里,就是死在床上,有什么好可怜的?”

作为首张专辑的主打曲,郑智化在歌里构筑了一个矿工家庭。

故事里,父亲挖矿遇难,老幺远走城市。

两代人,一代固守土矿,一代渴望城市。

两种大相径庭的人生选择,最终走向了一样的迷茫。


家乡的人被矿坑淹没,失去了生命

都市的人被欲望淹没,却失去了灵魂


郑智化在1988年,就描绘了逃往城市的年轻人对故乡复杂难诉的情感。

第一张专辑中,就显现出他对民生、社会的关怀。

1990年,第三张专辑《堕落天使》时,郑智化的悲悯直刺人心。

《堕落天使》的灵感源自一个真实故事。

郑智化在一家面摊偶遇一个女子,衣着暴露,胸口纹着艳丽的玫瑰。

在吃完面后,女子走向对面的风月场所。

在台北,这样的故事太多,如若没有后续,都显得平庸。

可是后来,郑智化在另一家面馆认出了这个女子。

她成为这家面馆的老板娘,而老板一副病恹恹的模样。


郑智化想,女子或许为了盘下一家店,才去风月之处赚钱。

这样想,颇有几分无奈又励志之意。

他便常光顾这家店,还成了夫妇的朋友。

见证他们有了孩子,发展成一家三口。

郑智化去日本玩,还特意给孩子带了礼物。

可再来到店门口时,只剩一片荒芜。

店面被拆得七零八落,一家三口也不知所踪。

几经打听,才补齐了故事的结尾。

面馆要被拆建成游乐园,而女主因在风月场所借了太多钱。

没等还齐,被债主追上门讨要,只得自杀。


孱弱的店主带着年幼的儿子,离开台北,回了老家。

郑智化为死去的女子写下《堕落天使》,又写下这段话:

为了现实,她扮演了一个妓女;为了爱,她扮演了一个母亲。


她是个很好的演员,却是个很烂的编剧。

6


郑智化大火,源于《水手》。

1992年,央视举办晚会,为庆祝巴塞罗那奥运会的辉煌成绩。

这场晚会规格很高,两岸三地的歌手都有邀请。

当时并不出名的郑智化也在受邀之列。

在选择歌曲时,他挑了《水手》。

主办方在看过歌词后,要求换歌,遭到了郑智化的拒绝。

这个拄着双拐、瘦瘦的年轻人,说话带着一股执拗,不怎么好惹。

于是,彩排时,他还是唱了《水手》。

效果出奇,现场很多人都听哭了。

“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,擦干泪不要问,为什么。”


这歌由他唱出来,有着超乎想象的煽动力。

等到正式播出时,共有上亿人通过电视、广播听到了《水手》。

一时间,郑智化在大陆家喻户晓。

街头巷尾总有人哼哼着熟悉的调子,在歌声激励下,努力生活。

郑智化不止创造了励志的作品,他本人也像一个时代的偶像。

2009年,他在北京举办告别演出。

现场座无虚席,来听的人70后、80后居多。

这些年龄上已为人父母的粉丝,听到激动处,仍旧跟他忘情合唱。

只是郑智化身体不佳,只站了十几分钟,就疼痛难忍。

便拄着拐杖,坐在椅子上一首首唱下去。


唱到《水手》时,他说:“这首歌我很不想唱,但是我不唱的话,我就不是郑智化。”

直到结束,现场掌声雷动,郑智化又返场两回,送了两首歌。

“如果我的腿治不好,可能这是最后一次公开演出。”

腿疾是他一生的折磨,但在这折磨之上,他还考虑到更多人。

7


“幸运的人,用他的童年疗愈他的一生;不幸的人,用他的一生疗愈他的童年。我是后者。”

如今的郑智化,减少了公开露面。

练字、烧瓷器、陪妻女,他用后半生疗愈充满歧视、病痛的童年。

去年,他给妻子设计了一款手机壳。

壳身写着“钰见悠雅”。

妻子名叫张钰雅,做事喜欢慢悠悠,他都想到了。

这把狗粮甜得猝不及防。

回想两人第一次见面,根本不是什么罗曼蒂克桥段。

郑智化在外吃饭时遇到女粉丝。

对方力邀他一起吃饭,郑智化只好建议她再叫些其他朋友。

张钰雅便是后来赶到的朋友之一。

饭后,她和郑智化同路赶回台北,因此相熟。

得知张钰雅在广告业工作,郑智化也偶尔帮忙设计一二。

两人如朋友一样,相处得颇为顺利。


相比郑智化作品的锐利,他对爱情意外地含蓄。

有天,他忽然告诉张钰雅,“想要一个‘女郑智化’。”

没有惊天动地,没有荡气回肠,两人平平淡淡地直接步入婚姻。

婚后,郑智化得偿所愿喜获女儿。

对这个降临生命的小天使,郑智化为她取名“郑安琪”。

“我以前是个浪子,出去是丢掉,回来是捡到,乱七八糟的生活,我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在哪?”


浪子郑智化却在张钰雅身上,找到了港湾。

婚后,为妻子写了一首歌《我这样的男人》,真情流露。

我这样的男人没有你想象中坚强

我这样的男人在人世间漂荡

如果你宽容的胸膛是我停泊的海港

让我在梦与现实之间找到依靠的地方

8


郑智化是上个世纪最有性格的歌手之一。

哪怕如今公开露面减少,却不减犀利。

2016年,刚注册微博时,发的第一条状态就引起热议。

这个年头只要奶大肯露就叫女神,

上过综艺节目就叫艺人,

参加个歌唱比赛就叫歌手!

那我今天钉钉子扎到手,

是不是也可以自称为耶稣?



一针见血的讽刺,郑智化还是郑智化。

当年,他能在浴缸里,写下心中的《水手》。

就能拄着双拐,踏浪成为时代的先锋。

70后、80后心中,每个人关于郑智化都有一段逝去的回忆。

关于迷途,有《三十三块》。


关于彷徨,有《星星点灯》。


关于堕落,有《游戏人间》。


他的歌词当时被划分为黑五类,却不该其志,坚持为平民创作。


他勇于反抗,兼怀同情;


他保持愤怒,充满关怀。


所以不管何时,在郑智化歌里都能听到真实、人文和爱。

他说风雨中这点痛算什么

擦干泪不要怕,至少我们还有梦


资料来源:

网络


-END-

如需转载

请在后台回复“转载”

本文全部图片来源:网络

往期阅读

高考这天,不该嘲讽毛坦厂中学

郑渊洁带儿子逃课,黄磊鼓励女儿染发:没有坏孩子,只有懒家长

硕士港姐嫁草根影帝:全香港都不看好他们,如今却被狂撒糖

点击阅读全文,发现精选好物~

本文永久链接:http://www.gofloripa.net/message/article/1529632.htm
分享到:0

相关阅读

最新发布